永远的影象——“翟剑萍逝世十周年追思会”侧记

时间:2015-12-25 栏目:动态新闻 点击: 1928 次

编辑:科研计划办

  翟剑萍追思会现场

    2005年9月30日,著名剧作家、山东省话剧院名誉院长翟剑萍因病在青岛逝世,享年77岁。2015年12月18日,山东省话剧院小剧场内,前来加入“翟剑萍逝世十周年追思会”的文艺界同仁环坐一周,配合纪念这位优秀艺术家。

    追思会现场,桌子上铺着纯白的垂地桌布,团团白色之间,是几盆青翠欲滴的植物,层层绿叶间,红色的花心昂然挺立。配景大屏幕上,红色烛光摇曳。降低的音乐轻轻回荡,柔和的灯光又为这一切增添了一抹暖色。追思会就在这庄严而温馨的气氛下开始了。

    追思会由山东省话剧院(以下简称省话)院长助理邓鸣主持。山东省话剧院院长李朝友首先讲话,谢谢出席本次追思会的人员,介绍了翟剑萍一生的经历和他在戏剧创作、院团治理等方面作出的不菲成就,并领导在场人员向翟剑萍先生遗像三鞠躬。

    苏叔阳、代路、丁博民、孙猛健几位同志因故未能加入追思会,特地从外地传来悼文。著名吕剧作曲仆人博民(肖丁)蘸泪写下心声:“每年的9月29日,我都要去海边祭祀,因何要去海边?这源自《黄河入海流》乐成演出之后的一次‘还愿’之行。据我所知,剑萍兄是一位无神论者,但又不完全是。他常说,人不光有魄更有魂,否则怎么会有‘灵魂消失,灵魂尚在’之说呢?况且共产主义的老祖宗马列也曾说‘文化教育事情者均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经他一说,我宁可信其有,不信其无。一日,他约我陪同去趟黄河故道,我问‘去哪里做什么?’‘还愿!我曾许过愿就要还这个愿。’他还说‘到黄河,燃香焚纸,方能烟上九霄纸去大海,如此,神明才会收到。’我无言以对,尊主而行。久之,冥冥之中我似乎也感应年老一定会收到小弟的祭品,此时我的心灵也获得了许多宽慰。”丁老先生言情切切,在座的每小我私家都深受熏染。 

    紧接着,大屏幕播放了翟剑萍先生相关的影像资料,其中包罗翟剑萍参演的舞台剧照、创作的剧目演出照以及生活、事情影像,将众人迅速带回曾经的岁月。特别珍贵的是一段视频,视频中,翟剑萍寓目省话话剧彩排后进行现场点评,其音容笑貌重现,将众人对他的忖量之情推向巅峰。各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先后回忆起与翟剑萍交往的点点滴滴。笔者来济南加入事情五年,这五年间,听过身边人说起翟剑萍,在剧本上读过翟剑萍,却不行能有时机去接触、了解翟剑萍。今天的追思会,借由众人的回忆片段,笔者得以了解了翟剑萍,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一个优秀的院团治理者、一个良师益友的形象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

        精益求精的艺术家

        著名演出艺术家、省话一级演员薛中锐说:“一个戏不搞到最好,他决不罢休。虽然有哭有笑有争有恼,但作品的质量上去了。老翟有人格的魅力,有艺术的磁力,他总能引导各人挥发无限想象力,挖掘创作力!”

        省话前院长、著名编剧刘庆元说“年青一代应该学习老翟等老一辈艺术家的使命感和创业精神,老翟深入生活,重视创作,是有名的拼命三郎,所以出精品,出岑岭”。

        王志隆从省话退休多年,当年在剧院,他担任剧务和舞台监视。“经常见院长泛起在后台,排练的时候讨论剧本的修改提高,演出的时候关注剧目的观众反馈,甚至在后台做饭犒劳各人。”

        在许多人的回忆里,都少不了谈到翟剑萍对艺术的追求与热爱。翟剑萍在1949年4月调任华东工矿文工团和山东人民剧团,50年代调入山东省话剧团,成为山东话剧事业的开拓者,先后在《万水千山》《野火东风斗古城》《红岩》和《秋海棠》等剧中担任主要角色。60年代开始话剧创作, 以其对生活的热爱、丰盛的生活阅历和勤奋的创作态度,先后独立或相助创作、改编了《迎春花》、《 决战》等作品。尤其是话剧《不平静的海滨》,以锐利的笔锋和深刻的思想内涵,在国内戏剧界发生了巨大影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进入了创作的岑岭,先后创作了《沉浮》、《命运》、《眷恋》、《苏丹与天子》、《布衣孔子》等有深邃思想和艺术魅力的作品。

        翟剑萍是个闲不住停不下笔的人。文革中,翟剑萍被批判,在艰难的岁月里,他仍然不忘创作。文革后期创作演出了《不平静的海滨》,关注年轻人的生长与情怀,也打破了舞台上八个样板戏的狭隘视野,在全国掀起了演出热潮。但翟剑萍却因此被扣上“与革命样板戏争夺观众”的罪名,差点入狱。90年代, 他离开了山东省话剧院院长的岗位,仍笔耕不辍,先后主持创作了《黄河入海流》、《圣火》、《冬天的回忆》等优秀作品。

    知人善任的院团治理者

        谈到翟剑萍的“治院”理念,刘庆元说:“一要出戏,二要出人”。翟剑萍在任职省话院恒久间,特别重视掩护演员。他曾说:“有些演员有缺点,但是谁没有缺点呢?把那些缺点都去掉也许就不是他们了。”正是对人才的敬服和重视,其时省话的人力雄厚,涌现了许多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各艺术门类人才。

        著名演出艺术家、省话原副院长徐少华当年是翟剑萍亲自招进省话的,与他同时招进来的25名学员班成员,许多都取得了优秀的艺术成就,好比倪萍、赵娜等。“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徐少华这样比喻翟剑萍院长对学员们的体贴和敬服。他回忆,当年在学员队学习期间,省话明确划定,学员必须好勤学习,不能加入演出。这其实是对学员的掩护和激励,很是谢谢剧院,谢谢老艺术家对年轻人饱含心血的教导与指引。

        省话一级编剧苑福善用“快喝酒吧”一句话,回忆起当年自己如何在翟剑萍的引导下正式走上编剧之路。苑福善本是省话的一名舞美设计人员,因为喜好,自己业余也创作上演了一些小品,但从不敢想真的成为一名编剧。在他申请二级职称的时候,他发现拿得手的证书赫然写着二级编剧!这时,翟剑萍微笑着走过来向他祝贺:“快喝酒吧!”正是翟剑萍院长对自己的这份了解,这份信任,知人善任,鼓舞了自己。今后,他创作了多部大型话剧被搬上舞台。

        省话一级舞美设计师柳金燕印象中的翟剑萍,勇于肩负。当年,话剧《布衣孔子》最初的舞美设计是比力具象的,厥后导演提出了使用大平台,这种设想比力抽象,很斗胆,也很新颖。但是大平台在换景、运输、财力上都市存在困难。究竟怎么办?翟院长最终凭据编剧和导演的统一想法,支持实验使用大平台,成败他来肩负!最终演出证明,大平台演出有利有弊,但是这在省话历史上,是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实践。

        时任省话副院长孙猛建在信中说:老院长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这么多年来,他那慈祥、质朴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眼前浮现。一切,终究抵不外时间,对于省话剧院来说,2005年是个悲悼的一年,我们敬爱的老院长、一代英才乘鹤西去。他的离去,我们扼腕叹息,他身上有太多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地方,无论是对省话剧院做岀的劳苦功高,照旧对艺术事业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忠诚,对艺术的认真严谨和执著追求,无论是在顺境和逆境中都不放弃和坚持,他创作的多部精品,曾在其时的中国戏剧舞台上闪岀一抺令人注目的亮色,至今魅力犹存。这些特质,在如今的社会里显得越发弥足珍贵。往事并不如烟,老院长曾经的辉煌、曾经的执着,似乎一切都在眼前,我们深深地为失去这么一位德艺双馨、才气卓著的老院长而痛惜,他那执著敬业、将生命与话剧院紧密相连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是一名功勋卓著的艺术家,更是一座丰碑。老院长已逝,风骨永存,愿他在天之灵安息!

     平易近人的良师益友

        翟剑萍先生如果在世,今年是87岁。出席追思会的人都是晚辈或者比他小一些的同辈,但许多人在回忆的时候,都是称谓“老翟”。相比“翟老师”和“翟院长”,这个称谓似乎更亲切。是的,翟剑萍就是这么平易近人。

        在各人的影象中,翟剑萍是个有趣的人,爱美的人,他总能让身边的人感受美好。他爱美食,会吃,也会做。有时候会在后台做美食,犒劳辛苦的演职人员,美其名曰“后台酒吧”。他爱美,穿衣妆扮有品位,省话女人小伙子买衣服常要翟院长资助照料。当年,省话小院里,一群女人小伙围在一位老者周围,听他聊生活、聊艺术,那些快乐时光,回忆起来温馨,有爱。

        刘庆元未语泪先流。他说:“当年翟剑萍、茅茸、刘庆元三人创作团队,现如今两位老哥已经走了。每次清明,在祭祀怙恃的时候,也会给两位老哥烧点纸。从1973年到1990年,十七年,我们三小我私家在一起,远远凌驾和家人相处的时间。知识有些来自书本,有些来自实践。我有幸在实践中遇到了好的老师。学习编剧更多时候是只可意会不行言传的。在与老翟一起事情的日子里,从选材、提纲,再到创作,我学习到了许多书本以外的工具,受用终生。”关于做人,他体现:“老翟是一个磊落的人。他常说,做人要仁厚,善良。他一辈子豁达、开朗。除了业务、治院上,也在做人上教会我们许多。”

        青岛话剧院一级演员王虎城听说这次追思会,特意从青岛赶来。他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许多人都带着面具,而他的行为方式独具匠心,不装,不摆,真实自然。他的作品人物真实感人,文如其人。好作品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优秀品格的人纵然离世也魅力不减,正如翟剑萍话剧《命运》的台词:金子砸碎了,照旧金子!”

        “春蚕吐丝尽,线锦留人间”。这是本次追思会提倡人之一,我院院长、山东省戏剧创作室主任张积强为翟剑萍逝世十周年追思会所作的题字。张院长回忆起自己与翟剑萍老师的相识相知,感伤颇深。“当年自己来济南学习,照旧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翟老师像慈父一样,体贴敬服着自己这个对戏剧创作充满热情的年轻人。他是一个引领者,指导者,在自己困难的时候给予资助,教我如何创作,如何写人写情,如何坚守理想与操守。幸运的是我与翟老师相助了三部作品,其中一部作品与他旦夕相处了一个多月,那是一段特别美好的时光,且对我的创作起了很大的作用。” 

    张院长说,翟剑萍老师关注现实题材的创作,组织了“打而不破,摧而不散”的创作团体,十几年在一起研讨剧本,打磨剧本。我们应当学习前辈们关注现实的严谨态度,投身生活的扎实作用,视艺术为生命的创作热情。

    张院长体现,我们纪念亲人一样,纪念老艺术家,就是要传承精神并将其发扬光大。如今党和政府对文艺创作尤为重视,政策好,投入大,但一个艺术家缺乏对人民的热情,对生活的热爱,就不会创作出人民公共喜爱的作品。希望各人发扬老一辈艺术家的优秀品质,凝心聚力,创新生长,为山东戏剧的繁荣做出孝敬。

    追思会到了尾声,李朝友院长总结讲话。他向前来加入追思会的离退休老同志汇报了省话近年的生长和明年的事情计划,谢谢各人对省话一如既往的体贴。李院长体现,此次追思会是为了尊重和纪念翟剑萍,翟院长在世期间,将省话团结凝聚在一起,如今以追思会的形式,将一批志同道合的,对省话体贴敬服的人聚集在一起。既能增强省话的凝聚力,也能提升战斗力,会在省话历史上记上浓厚的一笔。

    “有的人在世,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在世!”这是臧克家为纪念鲁迅先生所做的一首诗,用在此时此处,该是最恰当不外了。是的,翟剑萍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但他的作品依然屹立在戏剧舞台上,他的戏剧精神和人格魅力依然熏染着我们,激励着我们。大幕在开启,新的剧本正上演,年轻一代会完成你未竟的事业。翟剑萍先生,请安息。                                                                                                                                                                                                                                                                                                                                                                                                            《人文天下》编辑   郑娇娇

声明: 转载请保留链接: 永远的影象——“翟剑萍逝世十周年追思会”侧记 http://www.sdysyjy.com/info.aspx?ai_id=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