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意进取革新创新 支持戏曲传承生长

时间:2015-07-23 栏目:动态新闻 点击: 670 次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科研计划办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生长的若干政策》(简称《政策》),部署进一步增强政策支持,振兴我国戏曲艺术。在孔孟之乡山东,广泛城乡的戏曲舞台已成为弘扬社会主义焦点价值观、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阵地,独具齐鲁特色的地方剧种也为9000余万山东群众带去欢笑。

支持戏曲演出——

    大剧团走进小山沟     

    说起今年4月看的演出,滨州市邹平县西阿陀村村民赵书策至今影象犹新。4月21日,山东省级政府购置精品剧目送戏下乡惠民首场演出在邹平县东阿陀村举办,山东省吕剧院为当地群众带去了经典剧目《墙头记》。资深吕剧迷赵书策那天起了个大早,带着马扎赶到现场,“照旧晚了一步,年轻时我就爱看戏,那时的戏台子很简朴,晚上演出就点上汽灯,没有音响,单靠演员扯着嗓子喊。”赵书策说,这几年省、市、县的吕剧团都去过当地镇上演出,“专业团的演员唱得好,我能听出来。”

    在邹平县演出后的第三天,一场签约仪式在济南举行。4月24日,山东演艺团体与所属院团、剧场就省级政府购置精品节目送戏下乡惠民演出签约。凭据协议,克日起至今年底,山东5个省直院团、3家剧场将在300多个演出点为群众送去500场演出。

    “今年山东省级财政部署专项资金1000万元,以政府定向购置服务方式采购省级公益演出服务500场次,包罗400场送戏下乡惠民演出和支持剧场举办100场含有惠民票的演出。”山东省财政厅文资处副处长张振言说。

    与以往政府采购演出差异,此次山东省级财政定向采购的惠民演出提出向边远下层地域倾斜,演出形式包罗戏曲、话剧、儿童剧等。演出承办方的节目必须贴近下层、贴近群众,格调雅致、喜闻乐见,具体购置剧目由山东演艺团体综合演出地观众文化需求、欣赏水平、演出地条件及院团剧目资源等因素确定。

    加大政府购置力度,凭据群众实际需求将地方戏曲演出纳入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目录,是山东建设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亮点举措,也直接促进了本省戏曲的传承生长。

    2012年起,山东实施“文化惠民、服务群众”办实事工程。迄今,“富厚农村文化生活,以政府购置服务方式为农村(社区)免费送戏1万场”连续4年被列入办实事工程。今年6月印发的山东《关于加速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今年起至2020年,要统筹城乡公共文化资源配置,“接纳政府购置服务的方式,实施‘一村一年一场戏’工程”。

增强戏曲传承——

    濒危剧目迎来又一春    

 

  “山东地方戏曲是齐鲁文化和民俗文化家园的栖息地。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地方戏曲,就意味着有乡情没有乡音,民族的历史文化将受到巨大影响。”一位退休的文化部门卖力人说。

    山东是地方戏大省。上世纪50年代,地方戏剧种多达39个,地方戏一度成为活跃下层文化生活的重要形式。然而,随着形势变化和新媒体技术的普及,同全国许多剧种一样,山东地方戏生长进入低潮。凭据相关研究机构统计,到2006年,山东能够演出的剧种仅14个。

    2008年,山东设立了“艺术创作专项资金”,结合实施地方戏曲振兴工程和准备第十届中国艺术节,资金数额每年大幅增长,2011年到达2500万元,其中60%以上用于扶持地方戏创作生产。

    2014年7月,《山东地方戏振兴与京剧掩护扶持工程实施措施》印发。凭据措施,山东建设了“地方戏振兴与京剧掩护扶持工程领导小组”,增强全省地方戏、京剧院团人才队伍建设,通过举办展演、勉励演出、增强交流的方式推介山东地方戏。针对日渐式微的小型地方剧种,措施特别指出,“做好地方戏、京剧史料挖掘、抢救,增强理论研究和传承掩护”。

    大弦子戏有数百年历史,流行于鲁西南、豫东北等地。在有“戏窝子”之称的菏泽,原菏泽地域地方戏曲院大弦子剧团演出的剧目曾屡获大奖并深受群众喜爱。但由于“文革”期间剧团被撤,这一古老剧种离开民众视野40年。2008年,大弦子戏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遗项目扩展名录。菏泽市的艺人们在探索对其掩护的历程中,发现重排一部原汁原味的大弦子戏困难重重:没有专业技术人才,编剧、导演、音乐、舞美等很是缺乏。掩护事情陷入停顿之时,听闻消息的太阳城申博-申博官网接待您会见伸出了橄榄枝。

    为让大弦子戏以崭新面貌尽快立上舞台,太阳城申博-申博官网接待您会见调集全院力量,国家一级导演、国家一级舞美等纷纷赶赴菏泽,全面介入《两架山》复排事情,力求保持大弦子戏的音乐气势派头、剧种基因稳定。2014年7月,《两架山》在菏泽大剧院首演。菏泽市牡丹区的观众朱曰淼看完后说:“对大弦子戏,我十分留恋,现在文化部门复生这个戏,是资助我圆了梦。”

    有类似情况的另有山东地方小戏四平调。这一流行于济宁市金乡县等地的剧种,在上世纪80年代因剧团取消而淡出人们视野。

    2006年,四平调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后,在金乡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当地文化部门开始对四平调进行抢救性掩护——录制金乡四平调优秀唱段,对市级以上代表性传承人进行影像志、口述史纪录,举办四平调培训班,将四平调与送戏下乡等惠民工程相结合……经过几年努力,四平调在金乡县徐徐恢复“元气”。今年5月,金乡县委、县政府正式批准重建金乡县四平调剧团。

    完善人才培养——

    戏曲传承迎来更多新生力量  

    作为“角儿的艺术”,戏曲传承离不开人才支撑。

    如今在山东省吕剧院等山东省内的文艺院团中,许多后备力量“师出同门”,他们都是山东省文化艺术学校的学生。

    作为山东省文化厅直属的唯一一所艺术类中等专业学校,山东省文化艺术学校对外的头衔是“山东舞蹈、戏曲等紧缺艺术人才教育基地、山东地方戏曲后备人才主要培养基地”。该校校长安立元介绍,学校自2007年起开办京剧专业,2008年起开办吕剧专业,2010年开办柳子戏专业,2013年开办山东梆子专业。目前在校戏曲专业学生共271人。其中,京剧演出和京剧伴奏专业5个班共168人,地方戏专业3个班共103人。

    在艺术人才培养的链条上,中等艺术教育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没有基础过硬、技术扎实的中专人才的输出,会直接影响艺术院团的连续生长,影响高等戏曲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基于上述原因,山东省文化艺术学校依托全省文化系统专业院团资源优势,与山东省吕剧院、省柳子剧团及全省各地梆子剧团开展相助办学,定向培养后备人才,聘请院团优秀演员来校执教,建设校外实践基地,学生加入院团的演出实践。“好比,通过与省京剧院恒久相助,聘请京剧演员上课、指导教学,学生加入京剧艺术实践和舞台演出,大大增强了舞台实践能力。”安立元说。在山东省京剧院院长郑少华看来,中等戏曲教育,是成就高条理艺术人才的奠基石,是高等艺术院校的人才库,也是专业艺术院团的蓄水池。

    来自莱州市的女人任婧,从小追随姥姥学唱吕剧,11岁考入山东省文化艺术学校吕剧传承班。现今,她已与班上其他10名同学一起考入了中国戏曲学院多剧种班深造。“在学校6年,每个学生至少完整地学下了七八出传统经典剧目。有了这些剧目做基础,不管再学习照旧演出,心里都有底儿。”任婧说。

    2013年8月起,山东启动繁荣舞台艺术创作的“4+1工程”,涉及舞台艺术精品、地方戏振兴、保留剧目、艺术人才培育等5个方面。得益于“4+1”工程等一系列扶持奖励政策,山东目前新创作及加工修改剧目达100部,包罗83部大戏、17部小戏。此外,山东还通过戏曲进校园、增强剧本创作等举措,为戏曲传承生长注入新活力。

    “戏曲艺术不仅历史悠久,而且能够代表一个地方厚重的文化秘闻。”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化厅厅长徐向红体现,我国经济社会的繁荣为传承戏曲文化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和良好的情况,党和国家的一系列政策也为繁荣戏曲文化提供了坚强保证。山东下一步将把《政策》落到实处,同时进一步修养戏曲的群众基础,解决戏曲传承和发扬中的诸多瓶颈问题。

  链 接

    《关于支持戏曲传承生长的若干政策》

    学习心得摘登

    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山东省柳子剧团艺术指导  陈媛

    戏曲是以人为载体的武艺,口传心授是戏曲传承生长的一定历程。国家将名祖传艺、青年戏曲人才培养等纳入《政策》,从“源”到“流”为戏曲艺术的传承生长出谋划策,让戏曲人备感振奋。

    柳子戏有近600年历史,传统曲牌600余支,现存剧目200余出,是古老非遗剧种。对于剧种的传承,无外乎几种形式,其一,对于演出、唱腔音乐的传承。其二,对于剧目的传承,其中,包罗对于一些古老剧目的整理、挖掘,也包罗艺术家本人教授剧种的“看家戏”及具有浓郁自身气势派头的移植剧目乃至新编现代剧目。其三,还在于对一些不能应用与剧目中的唱腔、曲牌、板式等的整理。

    自2006年柳子戏项目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以来,山东省柳子剧团开展了形式各异的传承掩护事情,至今,先后有11人成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国家级6人,省级11人),并由专人卖力曲牌、音乐的整理事情。还借非遗传承结果的展览、展示,各地市图书馆“尼山书院”的展演展示,“齐鲁文化进课堂”等文化推介运动,为普通观众普及柳子戏知识、推动剧种流传普及。《政策》出台后,相信这些运动不仅依靠剧团及艺术家小我私家的呼吁,必将广受全社会的普遍重视。

    淄博市鲁泰聊斋俚曲剧团团长

    王世忠

    7月19日,我们剧团全体成员组织了对《政策》的学习,各人都很是振奋。淄博市鲁泰聊斋俚曲剧团是一家民营戏剧团体,借助山东鲁泰纺织公司的赞助支持,以老艺人切脉创作、淄博市及淄川区政府政策支持等协力建设,从探索到出演相对完整的剧目,已走过了7年的时间。

    但在剧团生长中,由于以往对于民营剧团生长没有较详尽的指导意见,加之资金等方面的匮乏,剧团曾遇到一些问题:好比,人员老化现象严重,对聊斋俚曲音乐曲牌及流变有深入了解的老艺人年龄都近80岁,其在对项目传承的同时,自身的艺术经历也亟待挖掘;再如,作曲、编剧等焦点人员年龄偏大,对剧团久远生长也极倒霉。

    近年来,随着一系列好政策的出台,好比,通过考核民营剧团演出可以纳入政府购置领域。今年,我们有100场下乡演出任务,截至7月中旬已完成76场,10月份百场演出能够全部完成。这些政策鼓舞了各人的劲头,而《政策》出台越发实时、全面地计划了传统戏曲的生长之路,尤其是对民营剧团在资金、政策、人才方面的扶持,让我们更有信心将戏曲传承生长下去。目前,我们全力推动聊斋俚曲曲牌音乐向聊斋俚曲戏的转化,在这个历程中既不丢本体,又为黎民生产一批真正喜闻乐见的剧目,从而真正为下层群众服务。

    东营市牛庄镇吕源艺术团团长

    杜瑞杰

    吕剧传承在下层一些地市泛起了危机,我感受到目前传承乃至观众都泛起了青黄不接的状况。

    各级政府一直督促的吕剧进课堂事情,下层一直坚持,但由于梯队不健全、人员配备不齐,进课堂只进中小学,高校泛起了断档,所以照旧不能很好地普及。另外,许多创作抓大题材、大剧目,忽视了吕剧中一些优秀的文化内涵,像我们最近演出的《一杆秤》,就讲述了买卖中要杜绝缺斤少两的现象,在下层很受接待。

    《政策》明确指出“戏曲具有悠久的历史,奇特的魅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主张“增强戏曲通识教育”“加大戏曲的普及宣传”,为戏曲事情者提供了明确导向,也将引导我们在事情中规避问题,更好地实现传承与生长。

 

 

声明: 转载请保留链接: 锐意进取革新创新 支持戏曲传承生长 http://www.sdysyjy.com/info.aspx?ai_id=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