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是艺术创作的基本遵循

时间:2015-07-10 栏目:动态新闻 点击: 770 次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科研计划办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事情座谈会上指出,“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这一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中华美学精神对于艺术创作的指导作用,明确了新的时代条件下艺术创作的基本遵循。认真罗致中华美学精神的时价钱值和“艺术养分”,对于繁荣艺术创作、推动艺术事业生长具有重要意义。

        一、中华美学精神的理论渊源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修养中华美学精神的“源头活水”。

        (一)中华美学的基本脉络。中华美学的历史流变可以分为七个阶段。

        ——胚胎萌芽期:远古至夏商周。中国最原始的审美意识,从石器的多样化造型中得以泛起,同时追求纹样和图案的装饰作用。夏商周的青铜文明体现出庄严、肃穆的艺术气势派头。

        ——发端肇始期:先秦、两汉。中华美学真正意义上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道家提出了“道”“气”“象”“有”“无”等审美领域。儒家强调“美”“善”统一、“文”“质”统一。

        ——多元展现期:魏晋南北朝。美学进入“高产期”。嵇康认为“合于天地”是音乐的最高境界,顾恺之“以形写神”的论点为中国传统绘画的生长奠基了基础。

        ——主流搜集期:隋唐时期。隋唐美学重申先秦儒家“美善统一”的思想。比力有影响的美学看法,包罗白居易“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思想,韩愈、柳宗元“文以载道”的看法。

        ——包容修养期:宋、元、明。宋元美学更多关注艺术创作自己。代表性美学理论包罗李贽的“童心说”、汤显祖的“唯情说”等。

        ——急流缓冲期:清。中华美学在明末清初进入了一个调整时期。王夫之的“情景说”强调“诗”的本体乃是“情”与“景”的内在统一,叶燮把审美感兴和唯物主义反映论统一起来。

        ——开放融合期:20世纪初期以来。五四以来,马克思主义美学观逐渐纳入中华美学的视野。革新开放后,西方现代派、形式主义等思潮对中华美学发生影响。

      (二)比力视野下的中西美学。中西美学思想的差异之处,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的PK。

            ——天人合一PK主客二分。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价钱值有一个精准的归纳综合:仁爱、民本、诚信、正义、和合、大同。这就是中华美学的基本。与西方美学主张主客二分差异,中华美学主张天人合一。

            ——人间情怀PK思辨演绎。中华美学偏于经验形态,带有明显的直观性和经验性;西方美学偏于理论形态,具有鲜明的分析性和系统性。

            ——诗性写意PK实证品格。中华美学由孔孟儒家美学、老庄道家美学和六祖慧能禅宗美学配合组成,可以用“道、气、心、舞、悟、和”六字归纳综合。西方美学重再现、重模仿,生长了“典型”的理论。

            ——兼善兼美PK求美求真。中华美学偏于伦理学,偏重“美”“善”统一;西方美学偏于哲学认识论,偏重“美”“真”统一。

        二、中华美学精神的基本原则

            中华美学精神的基本原则主要体现在其焦点追求和美学特征上。

            (一)中华美学的焦点追求。用一个字归纳综合就是“和”,在具体的艺术实践中体现为“三大统一”:

            ——天、地、人统一。《道德经》里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提倡个体生命体验向自然生命运动的陶醉和投入,考究天、地、人相合。

            ——真、善、美统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这正是中华美学精神的精义所在。孔子的“尽善尽美”、孟子的“充实之谓美”,都主张真善美统一。

            ——情、意、境统一。西方博雅教育传统强调“教育为立国之本、美育为立教之本、审美为立人之本”,中华美学始终强调人之情、物之意、艺之境的统一。

        (二)中华美学的基本特征。宏观地看,中华美学具有“四大特征”:

            ——崇尚高尚的精神境界。《诗经》里的“崧高维岳,骏极于天”,是对大自然的高尚的礼赞。对高尚之美的推崇是中华美学的普遍要求和突出特色。

            ——浪漫现实的创作手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灼烁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貌寝”,是对中华美学精神的一脉相承。

            ——文质兼美的美学尺度。孔子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所谓“文质兼美”,意味着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德艺双馨的价值理念。大德之人才气创作出大德之品。“诗言志”“文如其人”,都是这个意思。

        三、中华美学视角下的艺术创作纪律

             以中华美学精神观照艺术创作实践,依托国内文艺研究结果,不难发现,艺术创作要害要创新、扎根、弘理、进艺。

            (一)创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随着时代生活创新,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实质上指明了艺术创新的基本途径。

            ——要“随着时代生活创新”,反映时代精神。党的第一代领导人,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主要精神是以爱国主义为焦点的民族精神;党的第二代领导团体,开启了革新开放时代,形成了以革新创新为焦点的时代精神;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归纳综合出中国精神:以爱国主义为焦点的民族精神和以革新创新为焦点的时代精神。

            ——要“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修养艺术气势派头。艺术个性成就艺术气势派头。纵向来看,唐诗、宋词、元曲无不鲜明地打上时代烙印;横向来看,同一时代的差异艺术家泛起出差异的艺术个性。

            (二)扎根。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家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道出了艺术创作的另一条纪律。

            ——要视察生活。视察生活,重在细致。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画竹有三个阶段: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眼中之竹,就是视察。他说:“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

             ——要体验生活。走马看花、走马观花不行能真切体验生活,也不行能从生活中获得艺术的灵感。

            (三)弘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的灵魂,没有精神,将情无定所,魂无依归。没有精神,一个民族只能是浑浑噩噩、萎靡不振的一盘散沙。”精神是艺术创作的支撑,中国精神是中国艺术的灵魂。艺术创作不能停留在“舞文弄墨”的阶段,一定要进入体现“中国精神”的层面。

            (四)进艺。这个“艺”单就艺术技巧而言,就是艺术创作中的手法、方式等,“进”就是要不停攀升。既要通过生活的体验发现艺术,也要通过艺术的实践提升技巧。

        四、以中华美学精神指导艺术创作

            要以中华美学精神作为理论指南,在艺术创作中体现中华美学的基本思路、审美要求和美学尺度。

            (一)塑造中国形象,讲好中国故事。艺术是时代的“脸谱”,是国家的“形象”。

            ——塑造中国形象。要着重体现那些最能够代表中国形象、最能够凸显中国力量、最能够展现中国人追求奋进的情节和内容,让中国形象承载着富厚的内在能量、主体精神和民族之魂。

            ——讲好中国故事。人民的实践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波涛壮阔的革新开放是当今中国最精彩的故事。要通过艺术作品讲好中国故事。

            (二)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艺术事情者要举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园,成为时代精神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

           ——弘扬中国精神。要紧紧围绕中国精神,把中国精神生动生动、活龙活现地体现在艺术创作之中,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诉人们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阻挡和否认的。

            ——凝聚中国力量。中国力量就是信仰,就是一个民族应有的焦点价值观。中国力量是实现“中国梦”的力量源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正是希望艺术事情者以艺术创作、艺术作品更好地凝聚中国力量。

            (三)形成中国气势派头,彰显中国气派。习近平总书记说:“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差异,其生长门路一定有着自己的特色。”这种特色反映在艺术方面,就是中国气势派头、中国气派。必须深深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才气生长具有中国气势派头、中国气派的社会主义文艺。

            (四)传承中华美学,流传中国文化。中华美学与中国文化同源同根。

            ——传承中华美学。美学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草一木都有美学。要结合新的时代特点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接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命脉,不停创作优秀文艺作品。

            ——流传中国文化。在“互联网+”的时代,要积极适应信息化、数字化的大趋势,主动运用当下的艺术语言和流传方式,使艺术创作和艺术作品富有时代气息,方便社会接受。

 

声明: 转载请保留链接: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是艺术创作的基本遵循 http://www.sdysyjy.com/info.aspx?ai_id=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