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护好 诠释化 流传好优秀传统文化

时间:2018-10-22 栏目:动态新闻 点击: 589 次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科研计划办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也是我们民族意识和民族精神的辉煌体现,更是民族凝聚力和国家认同的主要依据。当下中国社会正处于向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再起的“中国梦”的宏巨目标的行进途中,这一行进历程以及目标的实现需要一种来自历史深处的文化精神予以有力的支持与驱动,让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滋养我们文化自信心的源泉之一。因此,掩护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便成为新时代中国文化建设中一个具有战略性意义的主题,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所提出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缔造性转化、创新性生长”原则,所昭示的正是这一点。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再起,是中华民族自近代以来的一个梦牵魂绕的期盼。何谓再起?唯有自身文明曾经繁荣兴盛过的民族,才有资格提出再起的目标;唯有蒙受过艰难困苦而始终未曾放弃梦想的民族,才有力量提出再起的目标;唯有真正伟大的民族,才不会在苦难中迷恋,反而会从苦难中奋起。长达数千年的中华文明,是中华民族再起的深厚文化秘闻和实现伟大再起需要着力罗致和挖掘的重要思想资源宝库。近代以来,陪同着西方列强一次次的入侵,不平等条约一项项的签订,“天朝上国”旧梦在西方坚船利炮下彻底破灭。自那时起,求得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实现国家茂盛和人民富足,成为中华民族面临的两大历史性课题,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始终不渝的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再起,几代人魂牵梦萦。梁启超曾经感伤于“四千年中二十朝未有之奇变”而留意于“少年中国”;严复借鉴“物竞天择”之达尔文进化思想,最早喊出了“救亡”的口号;孙中山忧虑于“方今强邻环列,虎视鹰瞵,久垂涎于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饶。蚕食鲸吞,已效尤于接踵”的凄惨现实,发出了“振兴中华”的时代强音;李大钊投身于“吾族今后之能否立足于世界”的伟大实践,呼吁中华少年为“中华民族重生再造”而努力奋斗。在差异门路的比力中,中国共产党“始终把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并坚持在实践中不停富厚和生长马克思主义。这使我们党得以挣脱以往一切政治力量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局限,以唯物辩证的科学精神、无私无畏的博大胸怀领导和推动中国革命、建设、革新,不停坚持真理、修正错误。”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再起,这一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之所以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凝聚力和引领力,之所以成为激励中华子女团结奋进、开辟未来的一面旗帜,虽然与时代课题密切相关,亦在于它有着已往数千年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秘闻。中华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软实力,其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之根和文化之魂,历史源远流长、内容博大精深。

  中国不仅是文明古国,更是唯一一个文明传承从未中断过的礼仪之邦。恰如梁漱溟先生所说:“历史上与中国文化若后若先之古代文化,如埃及、巴比伦、印度、波斯、希腊等,或已夭折,或已转易,或失其独立自主之民族生命。惟中国能以其自创之文化永其独立之民族生命,至于今日岿然独存。”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原子女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缔造出辉煌光耀辉煌的中国文化。从冶铁铸剑到火药发现,从造纸技术到活字印刷,从罗盘运用到陶瓷纺织,一项项发现纪录着中华民族的科学与理性睿智;先秦散文、汉代大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代散曲、明清小说,相续不停的文脉滋养着生生不息的文艺与感性传统;老聃、庄周、孔丘、孟轲、孙武、管仲、荀况、墨翟、韩非诸子争鸣生辉,儒释道和谐共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十全十美;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内圣外王、天人合一、仁者爱人、与人为善等思想看法,成为中华民族的道德规范与人格准则;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再起所需要的“位卑未敢忘忧国”的爱国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患意识,“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民本思想,“与时俱进、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德惟善政”“为政以德”的德政文化,“协和万邦”“兼爱非攻”的宁静共赢诉求,“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的公正正义的价值取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出污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等,均能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找到话语依据和精神支撑。中华民族的伟大再起,深深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肥壤沃土之中,它浓缩了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优秀文化基因,承载着中华民族古老而常青的庆幸与梦想。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讲话中多次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再起需要以中华文化生长繁荣为条件。只要中华民族一代接着一代追求美好高尚的道德境界,我们的民族就永远充满希望”。这些论述意味深长、发人深省。它昭示我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思想资源,已被视作国家主流文化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门,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思想文化建设特别是再起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所展示出的前所未有的主动性和能动性。

  传承创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明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本内涵。“传统文化”是一个历史性看法,它在历史的延续中积淀并随着历史的生长而变迁。没有历史积淀就谈不上传统,没有生长演变也就没有传统。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主要是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农耕文明的基础上,以家族为本位的宗法制度下发生和生长起来的,它作为一个整体已不再适应今世中国经济、文化建设的现实需要。也就是说,在今世社会,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泛起和资源价值利用,具有非整体性的特点,其中既有具普适性的精华身分,又有属糟粕性的工具;既有适时宜的,也有不适时宜的。因此,对于传统文化,要罗致和挖掘哪方面的内容,必须做到目标明确、心中有数。那么,到底哪些属于优秀传统文化呢?对此,不少人在思想上还比力模糊,许多国人甚至认为通常前人的工具,通常中国古代遗留下来的工具,无论属于哪门哪派,皆属传承利用的规模,这其实是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最大的误解。事实上,那些仅仅泛起于一两个朝代,或者泛起于历代王朝末期的低俗、恶俗、病态、媚俗的工具,好比梳辫子、裹小脚、打牌赌钱、三妻四妾、七出之条、占卜算命,以及历代文人骚客所创作的淫词艳曲、色情小说等,是断断不能称作传统文化尤其是优秀传统文化的,断断不在传承、推行规模的。其实,所谓传统,要害在于一个“传”字、一个“统”字,那些糟粕性的工具,不能、不行传;不能、不行进入统序,充其量它们只不外是一些在传统文化传承历程中已经被或终将被驱逐、遗落的孤魂野鬼而已。我们所说的传统文化,指的是那些经过恒久实践验证,能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工具。由此,判定是否属于优秀传统文化,要害在于看它是否经历过恒久的实践验证,是否纵然历经种种历史的磨难而仍能很快恢复并继续为人们所遵从、被家庭所提倡、为社会所公认,近年来思想文化领域对于“家风”“诚信”“义利”观的提倡,即证明了这一点。也就是说,只有那些能够资助人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要领论,能够资助人们开启智慧,提升人们思想境界的文化,才气真正算得上优秀传统文化。具体说来,就是要着力挖掘传统文化中所包罗的崇礼尚义、忠厚正直、豁达淳朴、勇敢坚韧、勤劳智慧等文化理念,着力分析传统文化在延续民族的精神血脉、维护民族团结、鼓舞民族斗志方面的思想价值。因此,在当下我们确实需要把中华传统中的那些跨越时空、逾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今世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进一步深入挖掘和分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时价钱值,从而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修养社会主义焦点价值观的重要源泉。

  今天,我们一边要致力于研究、建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掩护好优秀传统文化,一边要诠释好、流传好优秀传统文化,这样才气不仅使中华民族伟大再起这一宏巨目标在人民公共心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也才气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今世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与世界文化生长趋势相切合、与全人类优秀文化相汇通。当前,对于优秀传统文化的掩护和弘扬,偏向已经明确,目标已经确定,任务已经部署,只待我们扬帆启航、配合加入,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再起的强大精神和思想力量。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

 

声明: 转载请保留链接: 掩护好 诠释化 流传好优秀传统文化 http://www.sdysyjy.com/info.aspx?ai_id=1361